1. <tt id="bh0cm"><tbody id="bh0cm"><listing id="bh0cm"></listing></tbody></tt>
        <tt id="bh0cm"><ol id="bh0cm"></ol></tt>
          <source id="bh0cm"></source>
          1. <rp id="bh0cm"><legend id="bh0cm"><cite id="bh0cm"></cite></legend></rp>
              <rp id="bh0cm"><menuitem id="bh0cm"></menuitem></rp>

              <rp id="bh0cm"><legend id="bh0cm"><tt id="bh0cm"></tt></legend></rp>
              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致敬每一位战“疫”人!
              ——我的隔离点日记
              40.5K
              新老工作组工作人员合影。
              行政组和医疗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
              防疫培训。

                鄞州新闻网记者 俞珠飞

                编者按:4月3日,本报记者俞珠飞赴我区一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接替上一任点长,担任点长一职。4月17日完成与新一任点长的交接班,任务结束。从一名新闻工作者转为隔离点点长,从间接参与到直接参与抗疫,身份的转换,“阵地”的前移,让她看到了更多基层的闪光点,也更深刻地感受到“并肩抗疫、共克时艰”这几个字的分量。在为期14天的战“疫”中,她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共15篇,特刊发以飨读者。

                1 在隔离点“换防”

                4月3日 星期日 晴

                今天是清明小长假第一天。上午,我以新一任点长的身份,带着行政组的两名工作人员,前去隔离点“换防”,替下原行政组3名工作人员。他们已连续值守了14天,其间已陆续接收了168个隔离人员。

                隔离点点长也是行政组组长,上任点长张慧斌带我们熟悉了隔离点环境。隔离点由政府征用的酒店改造而成,有东西两个通道,从东大门进,到5至8楼,为隔离人员通道;从西门至大堂,到4楼,为工作人员通道。两条通道完全分开,东门和西门的人行通道也均已封闭,人员、车辆不可随便出入,需按指令放行。

                在监控室,来自安保组和酒店的2名工作人员正盯着几十个摄像头。他们对隔离点实施24小时监控。从监控记录来看,发现的问题逐渐减少,主要问题为隔离人员到门口取快餐时容易被关在门外无法进入。

                工作人员办公区在三楼会议室,面积约四五十平方米。进门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对面墙上的党旗。隔离点还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带领党员干部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行政组、医疗组、安保组就在这里办公,吃饭也在这里,每天的早、晚例会也在这里举行。

                原行政组的3名工作人员撤出后,我们开始接手工作。

                按照流程,今天将有11人解除隔离。上午做完“双采”送“双检”后,陆续有隔离人员询问检测结果以及何时能离开隔离点等问题,未接受“双采”的隔离人员也接着询问隔离结束时间。医疗组表示,在酒店隔离一段时间后,隔离人员多少会产生厌烦、焦虑等情绪,想着要早点离开,这很正常,医疗组会一遍遍地进行解释。

                下午3时许,“双采”“双检”结果出来了,均为阴性。医疗组、安保组、行政组各组按照各自职责,环环相扣,对接、核实,办理完相关手续,符合规定的隔离人员陆续离开隔离点。

                下午5时30分是例会时间,主要内容为传达最新疫情防控精神,听取各组汇报工作情况。

                晚饭后,医疗组对腾出来的房间进行消杀,行政组重新对房间、次日就餐人数等进行统计。晚上10时许,安保组报告有隔离人员送达,行政组核实信息后安排房间,医疗组安排成员穿上防护服去污染区,各组投入接收工作。

                接收工作结束时已是晚上11时。

                2 忙得如同打仗

                4月4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是进驻隔离点的第二天,一天的工作是从7时30分的早会开始的。

                早会内容围绕三点进行,一是传达上级最新的疫情防控指示,二是部署一天工作,三是查找问题落实整改措施。

                一早已浏览了相关新闻和工作群信息,全国本土感染者在增加,周边地区的感染者也在增加,这些消息让人有些压抑,身处隔离点更觉得压力很大。

                按照计划,今天隔离点预解除隔离人员为13人,一早需做好“双采”等工作,医疗组同时要做好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采样。隔离点工作人员的核酸检测采样还是按原来的要求——两天一次。

                上午10时,消息显示需接收隔离人员16人。11时,安保组通知人只到了2名。11时30分,看没人进来,工作组人员开始吃饭,在污染区采样的医疗组成员继续坚守岗位,等候隔离人员的到来。饭吃到一半,又有隔离人员送来,大家赶紧录入数据,安排房间。

                等第16位隔离人员到达隔离点已是下午2时,前后持续约3个小时。“这已经算快了。”医疗组工作人员俞立说,3月23日,隔离点接收隔离人员83人。从早上一直持续到晚上,医疗组的5位工作人员忙得如同打仗。有一组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足足工作了6个半小时,期间不吃不喝,也不能上厕所。“只能憋着尿,一上厕所,隔离人员来了,又得浪费一套防护服。”俞立说。

                隔离人员是由各镇、街道送来的,到达隔离点的时间也有先后,人员性质类型多样,有密接人员,也有次密接人员,还有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的,在酒店的隔离日期也不一致,进出频繁,截至今天已达19批次,这无形中大大增加了大家的工作量。

                大家都在坚守,医疗组的5位工作人员已持续了16天。

                3 消毒,每天必不可少

                4月5日 星期二 阴

                上午,一位隔离人员解除隔离观察,医疗组对腾出的房间进行了全面消杀。

                消毒不可少,通道、电梯、扶手、门把等,每天均需消毒。核酸检测全阴性人员转移出隔离点后,住过的房间需经过3次处理,一是喷洒消毒药水,二是紫外线灯照射,这两道环节由医疗组负责。昨天医疗组连夜对腾出的10个房间进行了消杀,一直干到晚上10时。

                消杀是体力活,“地上铺了塑料地毯,再用消毒液拖地,”医疗组组长宋春说,“一会儿,就出汗了。”这两天工作人员去消杀,都只穿一件短袖汗衫,外面穿上防护服。两三个小时后出来,短袖汗衫早已湿了。

                第三道环节是清扫,由后勤保障组负责。隔离人员的隔离观察时间多为14天,也有7天,或者21天。按照规定,期间工作人员不进入房间打扫。隔离人员转移出后,后勤保障组清扫的工作量也不小。

                “一般一个房间一个清卫工是不够的,需要1个人协助,”下午5时30分,穿着防护服准备进场的清卫组负责人俞杭波说,“房间垃圾较多,有瓜子壳、苹果皮、鸡蛋壳,还有辣条、食品袋,还有饭粒等,清扫一个房间得一两个小时。”她已在这里坚持工作17天。

                上午,6位工作人员花了1个多小时打扫3个房间,清理出4袋垃圾。中饭后又打扫了7个房间,下午又有几名隔离人员解除隔离,他们得抓紧时间,随时准备迎接新的隔离人员入住。

                今天,我区报告一例新冠肺炎阳性感染者,全区疫情防控形势陡然紧张,需要隔离点在保障安全运行的基础上,尽可能提高工作效率。

                4 守好岗位尽好责

                4月6日 星期三 晴

                今天,趁空,行政组和医疗组工作人员合作制作了一个短视频,发到隔离人员微信群,向大家宣传防疫知识。

                隔离人员进入隔离点后,会收到一袋消毒片。虽然上面贴有使用说明,但也有一些人不清楚使用方法。制作视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每隔离人员能正确使用。

                如何更好地为隔离人员服务,是我们工作组工作人员需要思考的问题,也考验着工作组的每一名工作人员。让隔离人员安心,隔离点才能安心,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面对100余名隔离人员,如何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又是工作人员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一是耐心。办公室电话不断,有询问“双采”“双检”结果的,也有问黄码、红码相关事宜的;更有问什么时候可以“双采”的。之前,虽然工作人员已在电话、微信群里通知了很多次,但每次有人来问,还得像第一次一样一遍遍地解释。为让隔离人员随时能找到工作人员,今天中午,又像前几天一样,行政组工作人员、来自区文广旅体系统的严鹏飞和叶红栋一步没离开办公室。今天早上7时他们俩就到岗了,而昨晚9时,他们俩还在与街道对接解除隔离人员“点对点”接送事宜。

                二是细心。隔离人员钱阿姨患有高血压、糖尿病,负责接收的安保组工作人员胡云特别作了备注,行政组工作人员叮嘱后勤保障组工作人员相关注意事项,比如饮食要清淡些等。医疗组在给钱阿姨测量体温、血压时也会特别留意。

                三是齐心。每天的早例会、晚例会,不管是哪个组发现的问题,比如测温仪不亮了,清洁区有垃圾桶未盖上盖子,垃圾箱不够等,大家都会商量解决办法,直到问题得到解决。

                在大家看来,隔离点的工作繁琐,活动空间有限,但隔离人员情绪平稳、隔离点安全有序就是自己的最大成就。疫情形势严峻复杂,我们每个人要守好自己的岗、尽好自己的责,筑就疫情防控的铜墙铁壁。

                5 形势陡然紧张起来

                4月7日 星期四 晴

                一早就被手机铃声惊醒。我区新增一例确诊病例,“三区”范围也已划定。一看时间是5时许,再也无法入睡。

                今天有隔离人员送来的可能性很大。昨天隔离点解除隔离人员共7人,没有接收隔离人员,这也是我到隔离点以来未接收隔离人员的唯一一天。

                7时30分,开早会,要求各组做好接收隔离人员准备,并再次对各个环节进行自查,发现问题,及时整改。

                一批隔离人员需在9时前完成核酸检测采样,10时前送检测样本。为此,从昨天起工作人员的早饭时间已提前至早上7时。

                8时45分,隔离点专班工作群发出通知,因区内隔离用房资源紧张,要求做到两个“立即”:立即预测今天可产生的新增空房数量,具体到三个时间段:上午、下午、晚上;立即开始消杀、清扫工作。

                后勤保障组传回消息,上午可腾出7个房间,下午2个。9时许,传来好消息,9个房间已全部腾出。

                在办公室值守的医疗组成员鲁利贞盯着系统,查看是否有需接收隔离人员。9时49分,系统显示,需接收隔离人员15人。行政组工作人员通知安保组工作人员做好准备,并通知后勤保障组工作人员增加中餐份数。

                20分钟后,第一批3名隔离人员到达。在3号岗接收的安保组工作人员将隔离人员身份证拍照发至工作群,核实人员信息后安排房间。与此同时,医疗组成员在3号岗旁的核酸采样点完成第一次核酸检测采样等工作。接着,办理入住,送上房卡、《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告知书》和一袋消毒片,隔离人员通过隔离人员专用通道到达房间。

                系统中的隔离人员名单在一个个增加,隔离人员陆续到达,行政组工作人员通知后勤保障组工作人员中午就餐人数。

                到下午3时30分,共接收了38人,其中一部分来自潘火金桥水岸花园小区。这样,隔离点隔离人员总数增加到108人,为3月20日设点以来隔离人数最多的一天。这意味着之后的工作任务将更繁重,所幸医疗组的2名轮岗人员下午到位,我们的医疗力量得到加强。

                待隔离人员安顿下来,行政组的工作人员分别电话联系特殊人群,与他们进行一对一沟通,了解其特殊诉求,安抚他们的情绪。

                今天“双采”“双检”结果出来时间比前两天晚,预解除隔离人员的问询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来。晚上7时许结果出来了,全部阴性。改码、验码、签发集中隔离医学观察解除告知书……随着工作流程的推进,到晚上8时30分,5名解除隔离人员转移出,1人解除集中医学观察但无居家隔离条件,行政组工作人员还在与街道沟通。

                晚上8时46分,行政组工作人员将56名解除隔离人员名单发至微信群,提醒他们耐心等待。同时,工作人员开始统计并整理房间。

                明天又是战斗的一天!

              卫监执法检查。
              驻点警官与隔离人员沟通。
              工作人员核酸检测采样。
              市应急管理等部门进行消防安全检查。
              防护知识培训。
              隔离人员晒的中餐。

                隔离点有你想不到的事

                4月8日 星期五 晴

                今天一早,再次被鄞响消息推送叫醒,凌晨我区新增一例确诊病例,在樱花小区。继“405”“407”疫情后,这是第3例,又一群人彻夜无眠!

                意外总是伴随着我们,在隔离点也不例外。上午,医学观察回来的驻点医生李益宁刚脱去防护服,顾不得湿漉漉的刘海贴着前额,说要赶紧送降压药去。原来,昨晚刚送进来的一位老人患有高血压,但没带降压药,也不知道服用的是何种降压药,现在血压高达180mmhg(上压)。一听是“180”,又得知老人曾中风过两次,这个消息出乎大家的意料,我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昨晚来时,医疗组已对她做过健康评估,老人未反映特殊情况。安顿后,行政组也再次与老人进行了沟通,老人也未反映。

                应该先通过医院了解老人此前服用的是何种降压药,但一时无果,李益宁医生只得从急救箱里拿出降压药,让3号岗先送上去。

                过了一会儿,李益宁医生再次穿上防护服上楼去看老人,见老人的血压在下降,上压降至147mmhg,但是仍然头晕头痛。他向医疗组长汇报后,联系鄞州人民医院,反映患者情况。当被告知老人需去医院就医,征求她本人意愿,之后联系“120”专车转运。

                下午,安保组反映有隔离人员点了外卖:两只烤鸭、一条烟、一大瓶雪碧,已被退回。晚上,有隔离人员又陆续送来,有一位还带了一箱水、一箱啤酒、一箱方便面,这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按规定,除生活必需品外,集中隔离点不提供外卖服务。这一点在隔离人员进入隔离点后就已向其明确告知。中午,驻点警官也对相关要求进行了重申。

                安保组胡云说,这已经不奇怪了,从他3月20日入驻隔离点来,每天都有类似的事发生。昨天就有人送劲酒进来被拦下。之前,也有送啤酒、零食的,还有一次送进来的烟就有两条。有的还借着送衣服的名头,将烟酒严严实实地包在衣服里,与安保组玩起躲猫猫游戏。

                每次送进来,安保组都会一一检查。如果正遇上来送的,会当着送东西的人进行检查,检查出来的违规物品一律退回。没遇上的,他们就会将检查出来的违规物品暂时没收,等隔离人员解除集中隔离时,再交给他们。

                隔离人员也会变着法与安保人员磨、套近乎,希望能开个小门。有时隔离人员会主动来加微信私聊,装各种可怜希望放行,一会儿说心慌,一会儿说睡不着,有很多理由。“长期待在房间里,有各种不适,我们也理解,”胡云说,“但规定就是规定,我们得把好关。”

                三菜一汤,半个月不重样

                4月9日 星期六 晴

                早上7点半,后勤保障组5个人穿过隔离警戒线,推着餐车,提着袋子,为90多位隔离人员送早餐。每个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隔离面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今天隔离人员的早餐是一份蛋炒饭,一小段玉米和山药,一个包子,一碗白粥,一只茶叶蛋。

                他们从最高一层开始,从上到下,一层层送。8点,每个隔离人员房间门口椅子上,都放上了热乎乎的早餐。

                正在3号岗执勤的胡云还不忘提醒大家:取餐时戴好口罩,抵好门,当心被关出门外。之前,发生过几次隔离人员不注意被关出门外之事,这容易带来两个后果,一是产生焦躁情绪,二是在通道走动,得时时提醒。

                这一头,送菜车也到达了隔离点,停在警戒线外,司机搬下今天中餐、晚餐要用的食材。中餐时间12点,送的是腊鸡腿、莴苣炒酱肉、蒜泥鸡毛菜、万年青汤,加一只清洗后包了保鲜膜的沃柑。晚餐时间18点,有烤大排、肉末刀豆、凉拌青瓜和汤。有隔离人员还拍了照片在群里晒,说菜不错。

                餐饮是工作组的重点内容之一,得确保隔离人员吃好、吃得安全。每次有新的隔离人员入住,我们都会记录特殊人群对餐饮的特殊要求。上午,驻点医生李益宁在医学观察时,还特意与昨晚刚进来的过敏体质人员和血透病人进行了沟通,交代餐饮部要特别注意,前者不要海鲜,不要芒果等热带水果;后者要尽量清淡,不要水果。

                前几天有位老人患有高血压、高血脂,要吃蔬菜,不要荤菜,厨房就变着法给她准备各种时令蔬菜,有炒芹菜、黑木耳炒山药、鸡毛菜、刀豆、青瓜等,而青瓜一般是隔天就配上一整根。

                行政总厨李志浩干餐饮已有20多年,这是第三次参加抗疫,已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他说刚开始时有些慌乱,隔离人员一提菜淡了或咸了,他就会不安,现在从容多了,也注重营养搭配、花色搭配,基本可以做到半个月不重样。

                早餐一般是粗粮、馒头、粥、蛋和一份蔬菜,粥有白粥、南瓜粥、玉米粥、皮蛋瘦肉粥等;中餐和晚餐安排的是三菜一汤,二荤一素。荤菜一天肉类,一天鱼类。中午会加一个水果,苹果、梨、香蕉、橘子等,清洗后用保鲜膜包好。他们也会收集隔离人员的意见适时加以调整,尽量让大家吃得开心些。

                今天再次提醒后勤保障组,守住饮食安全底线,“阳光厨房”阳光操作,加工、配餐等各个环节一定要规范有序。

                隔离的心情七上八下

                4月10日 星期日 晴

                早上6时55分,离早饭时间仅5分钟,医疗组李益宁和王小莉咬了两口饼干,就迫不及待地穿上防护服,赶往隔离人员居住区域。

                今天预解除隔离人员19人,是进入隔离点以来最多的一天。按规定,这19人均需要进行“双采双检”和“物检”,9点和10点前还需要完成另两批隔离人员共61人的采样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他们心里急。

                隔离人员的心更急。8时39分,一隔离人员就打来电话,抛过来一连串问题,“为何不给我做核酸检测啊?是不是把我忘了?刚才听到敲门声去开门,他们都走了,叫都叫不住。为何不给我做啊?”1个小时后,他再次来电,“怎么还不来做啊?”按规定,他不属于9点前必须完成采样人员,医疗组得“先急后缓”。

                隔离人员的微信群里,核酸采样早已成了讨论的焦点。“8点,我迷迷糊糊听到核酸检测采样了,就立刻起来等,结果没敲我的门,是不是把我漏了啊?”“我也是”“我能申请提前做‘双采’吗?”

                按规定,当天预解除人员上午完成“双采双检”和“物检”,下午出检测结果。结果全部阴性,如健康码依然是红码,得联系镇街社区改码,而后才能解除集中隔离。

                新进来的隔离人员尤其忐忑不安:“我是一分一秒数着过的”,有隔离人员因此吃不下饭。一批隔离人员轮番劝慰,“为什么吃不下去?没心情?”“放宽心,该吃吃,该喝喝,安心等待”。也有的表示要听从政府安排,并历数隔离“好处”:“天气不冷不热,蚊子也没有”“可以睡回笼觉美容,关房间不晒太阳美白”“吃完饭做俯卧撑、仰卧起坐,消化消化”“海曙区又出来3例,还是这里安全”。

                有密接者说,确诊病例坐过他车,他很害怕。其他隔离人员纷纷出来给他打气:“不要慌,兄弟”“不要怕,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心态放好点”。也有“老人”加入打气队伍:“我也是密接者,都过去7天了”“我是次密接者,今天可以出去了”。

                下午两三点钟起,群里聊得最多的是检测结果出来了没,也有问该走的人是不是都走了,接连几个人回复了同样一句话:“还没有,都在陪你。”

                晚上7时17分,第一批检测结果出来,预隔离解除人员陆续离开。走之前,他们还不忘说一声:“兄弟,我先走了”“慢走慢走,别再进来啦”“感谢工作人员的照顾,预祝群友早日回家”。有隔离人员回复说:“?21天后干干净净出去,啥疫情都没有。”

                这样的内容每天在群里反复着,这里,有焦虑,有担心,有害怕,也有戏谑;有坦然,有冷静,有鼓励,更有温暖。从这里,我能感受到隔离人员的坚持、努力,从恐慌、紧张、无助,到接纳、积极面对现实,他们让我们看到信心和希望,看到来自抗疫战线上另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

                加油!

                “妈妈,你怎么还不回家?”

                4月11日 星期一 晴

                晚上,医疗组长庄晋8岁的女儿与她视频,“妈妈,你怎么还不回家?真讨厌,要期中考试了,可是你不在家。”

                庄晋是80后,自从进入隔离点,统筹整个医疗组工作,加上数据维护,天天忙到半夜。

                就在昨天晚上,行政组成员严鹏飞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说她被通知是时空伴随者,变黄码了,要被隔离,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很慌。

                从4月3日到达隔离点后,70后的严鹏飞天天“白+黑”,就连中午也是日日值守在办公室。家里不管遇到什么事,他总是想法自己解决,“尽量不给组织添麻烦”。

                在隔离点,他想的是如何更好地解决麻烦事。上午,医疗组消杀回来说消杀机漏了。“哪里漏了?我看看。”说完,他就转身戴上医用手套,下楼去修理。

                作为一名退役军人,严谨、反应快速、动手能力强是他的特点。在监控台账记录和安保组的反映中,了解到近期接收的隔离人员中有不少老年人,开门取餐被关在门外的现象有所增加,他提出在房门上贴提示语的办法。今天起,每扇完成消杀、清扫的房门上都贴上了提示语。

                用心、用情,舍小家为大家,在工作组,还有更多的成员让我感动。前两天刚替换下去的医疗组成员鲁利贞累得直不起腰,也从不喊苦,即使再忙,对隔离人员提出的问题一样耐心解答,从不发火。安保组的年轻小伙子们值勤3号岗,一穿上防护服就是4小时,不吃不喝,跑上跑下,送药开门,还不时地回复隔离人员的问题,有时也不忘跟隔离人员开个玩笑,疏导他们的情绪。后勤保障组尽力配合各组工作,绝大多数人已连续值守20多天。

                在这支队伍中,也看到了90后、00后的年轻力量。行政组成员、今年29岁的叶红栋每天笑呵呵的,不管起得多早还是干得多晚,从不抱怨。这个曾获得全国帆船锦标赛冠军的运动健将还带了一个哑铃,工作空隙不忘做几个俯卧撑、举几下哑铃。医疗组成员、00后刘帅和90后胡凯栋毕业参加工作不久,平时话很少,但穿上防护服一点也不含糊,核酸检测采样、医学观察、房间消杀,样样都来。

                是啊,当我们还以为他们是孩子,需要保护;当疫情来袭,他们一样站在了抗疫一线,展现出属于他们的青春担当。而在更多的工作人员眼中,疫情当前,不管出生于哪个年代,国家职责大于家庭职责。是党员,更应冲锋在前。

                晚上9时许,后勤保障组报告完成4个房间的清扫,这边安保组通知今晚待接收的新隔离人员中有一个到点,行政组和医疗组马上放下手头工作,转做接收工作。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忙碌之夜!

                一批批离开的隔离人员

                4月12日 星期二  晴

                上午,一香港同胞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离开前,她特意向全体工作人员发来一封感谢信:感谢有你们的辛苦付出和守护,让我一周的隔离期,充满了温情与关怀,正是有你们的陪伴与付出……心中充满了感谢。落款是“一个来自香港的同胞”。这让我们全体工作人员甚感欣慰。

                此前,我与她通电话时,她说:“这里很好,我家小孩也说很好,吃得好,也安全。谢谢你们!”

                在隔离点,每天都有一批隔离人员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离开。这段特殊的经历,让他们感慨万千。

                “绿了,终于可以走了”“我自由了”,昨天,刚跨出隔离点大门,一位大姐就在微信群里表达自己抑制不住的兴奋心情,随之发来一张阳光下开阔的大马路照片。就在离早饭时间不到20分钟,她得知自己可以离开,就表示“不用给我早餐了”,安保回复:“吃,不许浪费”,她的回复也爽快:“那我吃完再走,谢谢工作人员的照顾。”

                还有一位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完成行李整理、改码等一系列流程,到办理完退房等手续,仅花了不到10分钟。用“归心似箭”这个成语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一点也不为过。

                另一位更心急,天没亮就收拾行李了。5点半走出隔离点大门,不忘回头看看这个吃住了十几天的地方,并拍下清晨隔离点的外景图。还有几位一走出大门,在路边转了一个圈,拍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是平淡无奇的大马路,甚至无一辆车。也有人边乘车边拍照片、拍视频的,以此记录新生活的开始。

                9点,有一家五口提着大包小包出来,一路轻松地说笑着,与之前的紧张、慌乱形成鲜明对比。整整一周,他们同在一个隔离点,但只能电话,无法走动、见面。隔着警戒线,我向他们挥挥手,送上一句“一路平安”,他们也向我挥了挥手。

                有一位高个子大叔背着双肩包、提着一白布袋子走出来,脸上挂着笑,笑容如头顶的阳光。他说出去要回到建筑工地,继续上班,打工赚钱。

                一位大姐虽说解除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后还是黄码,需要点对点转运至家里继续居家健康监测,但她已想着念叨了好久的美食,说要回家好好吃一顿,什么好吃就吃什么。

                有几个笑称,进来春天,15℃,出去夏天,直接到30℃,都不适应外面的天气了。

                对许多人来说,在人生的旅途中,这段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的日子,将是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在暂时停顿甚至不自由的日子里,体味着人生的甜酸苦辣,有慌乱,有无奈,有释然,也有希冀,正如一名隔离人员在离开隔离点时所说:“为了你我他的安全,不要给国家添麻烦,希望生活能好起来”。

                是的,“希望生活能好起来”,这也是每一名普通老百姓的心声。

                从清洁区到污染区

                他们每天在穿越

                4月13日 星期三 雨

                深夜,被微信声惊醒,有隔离人员送到隔离点。一看,2点不到,天漆黑一片,赶紧下楼,行政组严鹏飞已到了办公室,随后叫醒医疗组迅速转入接收状态。

                下午,医疗组专门对上午刚到岗的2名安保组保安进行了穿脱防护服等级相关防疫知识和技能的培训。随后,医疗组成员李益宁和刘帅穿上防护服,走向污染区。

                穿防护服之前,两人特意上了一趟厕所。按计划,这次他们进去需要3小时左右。

                污染区长长的走廊平时见不到人,一间间客房大门紧闭。安静,是这里的主基调。按规定,隔离人员需单独隔离观察,原则上一人一间,特殊情况除外。隔离人员严禁出门、串门,也不允许在通道走动、传递物品。

                李益宁和刘帅根据明天18名预解除人员名单,一间间地敲门,进行“双采”。两个人分工合作,一个采左鼻,一个采右鼻,并采物表、扫码和测量体温。同时,对其他隔离人员进行医学观察。

                他们的到来,让隔离人员微信群热闹起来,大家互相交流起“捅鼻子”的感受。

                完成“双采”后,李益宁和刘帅又拖着消毒机,开始对今天解除集中隔离离开人员的房间进行消杀,7个房间及通道等消杀完成后,回到清洁区已是傍晚5点多。饭后,又在办公室通过电话与白天反映身体不适的隔离人员再次进行沟通,从电话中判断其情绪及身体状况。

                一般来说,作为驻点医生,李益宁一天穿防护服需要两三次,甚至更多。今天上午,他们已完成从清洁区到污染区的穿越。而当隔离人员出现身体情况异常时,医疗组还得再次穿上防护服前往污染区。

                与医疗组一样,每天在清洁区和污染区这两个区域穿插的还有安保组和后勤保障组。每次进入污染区,他们的穿戴也如医疗组,一样的防护服,一样的双层手套,一样的面罩。

                前两天气温升高,在污染区值勤的安保人员感叹如同蒸馒头。不能开空调,让负责后勤保障的酒店方面赶紧找出电风扇送过去,才稍微缓了一口气。

                晚上8时许,医疗组收到通知,要求相当一部分隔离人员核酸检测采样务必在明天8点前送出隔离点。这意味着明天医疗组得6时15分左右进入污染区。够早的!他们早饭已打算啃面包了。

                “没戴口罩还乱跑

                教训深刻啊”

                4月14日 星期四 阴

                今天医疗组核酸检测采样时间比昨天预计的还早。王小莉4时40分的闹钟,吃了一点饼干,5时20分就开始采了。李益宁5时50分也进去了,“设定了闹钟,就是起不来。”这也比一般人的上班时间早了差不多3个小时。

                为了战胜疫魔,我们医务人员拼命与时间赛跑。但我们大家也担心这么早去采样,隔离人员会不会不理解,虽说昨晚已提早通知,给他们打了“预防针”。

                没想到需提早采样的40多名隔离人员没有一个抱怨,都非常配合,只是个别提了一句:“这么早啊。”白天,我通过电话与部分隔离人员进行了联系,提到此事,一位大姐心疼地说:“医务人员真的很辛苦!”

                昨天,有一低钾隔离人员本想去医院看病后未去,安排了今天去。“120”专车已到,却发现临时转运交接单被雨淋湿,医疗组长庄晋一路快跑到工作组办公室,重新开了一张,又飞一样地跑了下去。回来坐在办公室的她,捂着胸,喘着粗气,有两分钟说不出话来。在她眼中,不能让病人多等一分钟,也不能让“120”专车多等一分钟,疫情形势紧张,干啥都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今天几位隔离人员的讲述也让我记忆深刻。一位大爷说,那天他出门,路过一家卖菜的店,拐进去转了一圈,看看没有什么买的,就回来了,“其实家里也有菜,不一定要买。”没想到后来确诊的病例也在这家店里,他成了密接者,也进来了。“没戴口罩,还乱跑,教训深刻啊!”他说,“尽量待在家里,非得出去,一定要戴好口罩。”一女孩说:“特殊时期不能浪,不能给‘大白’添麻烦。”

                另一位大爷也是密接者,今天下午进来。虽说年逾七十,但心态很好,进隔离点还特意带了一对哑铃,边隔离边锻炼身体。还有一名阿姨在菜场卖海鲜,也是密接者,一家三口全进来了。原来她每天5点半出门去摆摊,晚上7点多进家门,等吃上晚饭往往已是20点之后了。现在进了隔离点,晚饭比平时早多了,但生意没法做了。“为了疫情防控,是应该的,钱以后可以赚,身体健康第一位。”她说。

                他背了一书包的书来隔离

                4月15日  星期五 小雨转阴

                再一次夜里被叫醒。

                凌晨4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响起,说是有十几名高校师生、职工将来隔离点。

                6时许,系统显示待接收人员12名。

                1小时后,一辆大巴开到大门口。这是进入隔离点后,迎来的第一辆大巴。之前,均是小车一个个分散送来。

                我首先想到的是秩序,下车得有序,不能因进门位置小而在大门外下车,并通过身份证日期判断年纪大一点的可能是老师,电话联系后,果真是。发挥老师作用,我委托老师在车内安抚大家情绪,提醒大家按序下车办手续。

                每个人保持一定距离,排队前往。登记入住,签发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告知书,发放消毒片……天下着细雨,一切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中。

                下午,我与部分新接收人员进行了交流,了解他们的情绪和特殊需求。一个大三男生正在看《申论》,他说,他是背着一书包的书来的,共装了20来本,沉甸甸的。有教科书,也有一整套的公务员考试培训教材,他准备下半年报考公务员,正好趁隔离时间好好看看书。

                身处逆境,依然没有放缓追逐梦想的脚步,为奋力前行的男生点赞!

                一名金融专业的大三女生原来每天夜跑4公里,现在没地方跑步的她,询问是否可以跳起来。在学校小吃店帮忙的打工人小陈询问的是:房间里是否有衣架?衣服应该晾在哪里?他说,这里的条件比他原来在学校的好多了,他很感恩。原来因为疫情防控,他在学校只能拼凳子睡睡袋。他表示自己一定会爱护好房间里的设施和财物,保持环境卫生,为自己为他人也为疫情防控。他说工作组辛苦,清卫工辛苦,他要尊重大家的劳动。

                他的话很朴实,也看得出他还在为生活打拼着,这次集中隔离很可能是他平生第一次住酒店。但无论经历多少磨难,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善良和纯朴,如黑暗之中闪现的一束微光,照亮角落。

                后来来的一对老夫妻,都是密接者。丈夫87岁,是我们接收的最年长的隔离人员,妻子78岁。我们将他们安排在了一个房间里。老伴非常感激,“他耳聋,外面敲门都听不见,我能在旁边照顾就放心了。”

                晚上8时20分,胡云队长到办公室,特意向我们交代一件事。原来之前有一对老夫妻和儿子一家三口来隔离。母亲和儿子已解除隔离,回家前,委托胡云到期为不会用手机的父亲办理一下转码。因长期头晕,胡云明天要去医院看医生。临走前,将此事委托给了行政组严鹏飞。

                就在今天上午,当一大巴车隔离人员进隔离点,正在值班的胡云引导着他们,他让大家先待在车上,自己帮大家取出一只只行李箱,放在下客门前,而后再回到3号岗,等待师生、职工前来办理相关手续。下午,本已下班的他又再次穿上防护服,进入最重要的3号岗,手把手地教着刚来隔离点的新保安。

                严鹏飞将于后天交班,早于老人离开隔离点,但他对胡云的转托,依然一口应承,一旁的庄晋也在表格边备注了此事。

                在隔离点,这样的小事每天在发生着,隔离点每天的工作也由这一件件小事组成,琐碎,但真实,并一点点绘成隔离点抗疫的整个画面:责任与担当,凝聚与奋进。

                紧绷安全弦不放松

                4月16日 星期六 多云

                隔离点工作,有很多不确定性,安全这根弦始终不敢放松。

                上午,市应急管理等部门前来检查隔离点消防安全。检查组一行先后检查了消控室、清洁区楼道、房间防护面罩配置等,并通过监控检查了污染区、半污染区的相关消防设施,要求我们进一步落实落细消防措施,确保隔离点安全。

                昨天,市监部门前来检查隔离点的食品安全,并按例抽取了5份隔离人员中餐送检。前天,区卫监部门也对隔离点的卫生安全进行了检查,提出医废暂存处张贴警示语等整改意见。这些检查是对我们工作的督促,要求我们时刻绷紧安全这根弦,消除隐患,确保隔离点安全万无一失。

                其实,我们每天的早晚例会,谈得最多的也是安全。每次巡查,找得最多的也是安全的漏洞和薄弱环节。发现一起,解决一起,努力做到日日清不留夜是大家共同的追求。

                下午,医疗组李益宁医生对上午刚退的房间进行消杀。回来一进门,他满腹疑惑,“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他说消杀的其中一间房,就像是刚打扫完,什么都整整齐齐的,就连床上的被子也是叠好的,甚至洗漱台上的杯子也像是刚住进去时那样倒扣着,“会不会是后勤保障组打扫错了?”

                答案出乎大家的意料,是隔离人员离开前打扫的。电话那头,那名隔离人员说,她是一家电商企业主,平时就要求企业上下按规则办事,保持办公环境整洁有序、有条不紊,是最基本的一条。她这样要求员工,也带头这样做。这次来集中隔离,原以为隔离期限是14天,因此收拾了两个行李箱的物品。临行前得知是6天,没来得及精简,两个行李箱一并带来了,里面有衣服,也有吃的。在房间里,每次吃完东西或取放衣物,她都一一分类,垃圾也是打包后再扔,把房间里的一切收拾得井井有条,安全、规范、有序。

                今天离开前,还是像前些天一样,她将一切收拾妥当,“我只是将房间恢复原样,花不了多少时间,”她说,“每个人都应该管理好自己,疫情时期,更该如此。”

                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自律的力量。全民战“疫”,人人有责。疫情防控的成效,取决于科学防治的力度,也得益于全民参与的广度。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情,对自己的健康负责,就是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

                傍晚,我们通过隔离人员微信群,再次重申了相关规定,希望大家都能严格遵守,并强化自律,管理好自己,包括隔离期间严守酒店各项规定,维护房间卫生;严禁串门等,“作为目前在宁波大家庭中的一员,让我们共克时艰,严守防疫期间政府的各项规定,共同维护宁波文明城市形象”。

                晚上,区隔离点专班举行视频会议,对安全问题再次进行了强调和部署。

                完成隔离点任务交接班

                4月17日 星期天 阴

                一早就醒来了。

                今天是在隔离点的最后一天。前天晚上,区防控办通过浙政钉通知新一批点长轮换,我们点轮换的时间是今天上午9点。

                6点不到下楼,院子里静悄悄地,只听到外面偶尔开过的汽车声。袁警官已在慢跑,戴着口罩。院子本就不大,东边划为污染区,就只能在北面和西面狭长的一块区域活动,袁警官是沿着墙根兜圈子。他说,每天晨跑,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到隔离点后更得坚持。

                院子里还有两人,一位是酒店庞经理,也是隔离点的后勤保障组组长,他在快走,上身的红色运动服特别醒目。另一位是安保组成员、1号岗保安,正在西门和东门间巡逻。

                抬头望了望隔离点的窗户,只零星亮了几盏灯,一切都是这样的静谧,似乎疫魔从未侵扰。

                但疫情形势依然复杂严峻,昨天夜里又有隔离人员送来,一早赶忙了解了一下这位隔离人员的大致情况,同时查看今天预解除人员情况,并了解工作人员的身体和思想动态。因长时间持续工作,这两天安保组人员进出相对较多,许多工作需要盯一下。

                6时38分,医疗组朱瑾到办公室,查看是否有待接收人员,并查看相关数据。她昨天下午前来报到,让忙得团团转的医疗组松了一口气。她是鄞州人民医院医共体东柳分院的财务人员,来隔离点主要接替庄晋数据维护的工作,庄晋去做更多隔离人员核酸采样、医学观察等工作。因为疫情防控,东柳分院人手非常紧张,多支队伍已外派,能顶的都来顶了。

                8时40分,新一任点长王安国带着行政组2个人到达隔离点,行政组开始交接班。昨天晚上,我们对14天来的工作进行了梳理,并整理出移交事项3页纸20多项,有行政组分工、工作流程及注意事项,包括待消杀房间、消杀后待打扫房间信息分别反馈给谁,高龄老人、身体不适等特殊群体的隔离人员有哪些,同一高校师生主要入住哪几个房间,不会使用手机老人解除隔离查看健康码联系谁,等等,很琐碎。这些都是隔离点的工作,都需要得到持续关注和落实,我们得交接好,交接得越详细越好。我们还把制作的消毒片使用、中药汤剂服用视频等,均做了移交。

                随后,我带着新的行政组走了一圈清洁区熟悉隔离点的基本情况,包括区域划分、岗亭设置、东大门和西大门的管理等,并在监控室察看了污染区情况,以及隔离人员房间电子门禁等使用情况。

                将工作证交给王安国点长,10点钟,我们拿上《集中隔离场所工作人员居家健康观察告知书》,离开日夜并肩奋战了14天的隔离点,回家开始为期7天的居家健康观察。

                疫情在持续,隔离点工作在持续,抗疫任务也在持续中,大家一起咬紧牙关,继续努力!

                ■记者手记

                致敬每一位战“疫”人

                每天的隔离点日记是断断续续记下的,完成基本都是在深夜了。

                对于我来说,进入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是第一次。以隔离点点长的身份开展工作,也是第一次。记日记,是对自己的审视,也是对隔离点每天工作的复盘。

                在工作中,我们不断地遇到问题:外科手套紧张了;医废垃圾满了;隔离人员进出频繁,房间清扫压力大;连续作战,工作人员身心疲劳;安保力量如何强化;隔离人员微信群话题如何引导……这些问题该怎样解决?采取办法是否有效?还有哪些需要完善?这些都得面对,并解决。

                在每天的工作中,我看到大家的凝心聚力、攻坚克难,即使一天仅睡了2个小时,即使被误解受委屈,大家从不畏难,不言放弃,充分展现了党员干部的责任担当,工作人员的勠力同心。

                在前后15篇日记中,记录的有半夜被电话惊醒,有一次次的联系协调,有白天连着黑夜的紧张,有不确定的焦虑,也有瞬间的感动和温暖。我也记录了隔离人员的努力,有“兄弟不要怕”的温暖鼓劲,有每天保持房间整洁有序的自律,有背书包男生对梦想的追逐,有对集中隔离工作的理解支持。这些琐碎日常是我们众多隔离点点长所经历的日常,也是我们每一位战疫人并肩奋斗的印迹。

                为期14天的战疫,从一名新闻工作者转为隔离点点长,从间接参与到直接参与抗疫,身份的转换,“阵地”的前移,让我更深刻地感受到“并肩抗疫、共克时艰”这几个字的沉重分量。

                致敬每一位战“疫”人!

               
               
              原标题:
              编辑:施嘉浩
              来源:鄞州新闻网 22-04-22 09:16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新时代基层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人大代表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主体,是代表人民行...
              关于推进清廉村居建设的 实践和思考
              以党史学习教育成果 推动司法为民
              加速构建“热带雨林式”创新生态 提升鄞州核心竞争力
              集聚各类科技资源服务小微企业 宁波日报头版点赞中物科技园
              如何解决科技成果向小微企业转移转化的“最后一公...
              人民日报关注!这个社区的志愿服务有何特别?
              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焦鄞州社区“微改造”
              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微心愿”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麦德龙路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区融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www.palletra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
              日韩丝袜欧美人妻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