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bh0cm"><tbody id="bh0cm"><listing id="bh0cm"></listing></tbody></tt>
        <tt id="bh0cm"><ol id="bh0cm"></ol></tt>
          <source id="bh0cm"></source>
          1. <rp id="bh0cm"><legend id="bh0cm"><cite id="bh0cm"></cite></legend></rp>
              <rp id="bh0cm"><menuitem id="bh0cm"></menuitem></rp>

              <rp id="bh0cm"><legend id="bh0cm"><tt id="bh0cm"></tt></legend></rp>
              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畅安美”
              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

              “海上闻人”周莲塘及其家族
              40.5K
              余庆里。
              周莲塘老宅的前厢房。
              周莲塘。
              周湘云。

                ■胡金富  王六宝

                上海市静安区少年宫、延安饭店、华山医院、青海路44号;还有众多上海人耳熟能详的含“庆”字的里或坊,几乎都是从鄞县走出去的上海房产大鳄、海上闻人、“宁波帮”巨子周莲塘、周湘云相继打拼出来的基业。

                周家人闯荡大上海

                2007年,鄞州区在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鄞西凤岙村发现了一块砌在生产队仓库间大墙上的墓碑,牵出了一段20世纪上海房产业翘楚周湘云的父亲——周莲塘闯荡上海成为上海滩房产商的传奇。

                墓碑自右至左赫然写着“莲塘周先生墓”,旁有小楷直书“光绪戊戌(1898)七月吉旦”,落款“愚弟夏启瑜拜题”。村民说,此碑是从凤岙村外一墓地处移来的。

                周莲塘,名子莲,字莲塘,1852年出生在鄞西凤岙老街,卒于1890年。周家祖籍福州,自明末清初始迁到宁波立业。曾祖父是凤岙老街声名远播的名医,有“半仙”之誉。积蓄颇丰的周家,在宁波月湖西岸置有一座明清老宅。鸦片战争后,周家渐趋败落,三兄弟为生计所迫,先后到上海滩谋生。周莲塘兄弟三人,老大名子龄字咏春,老二名子镕字文涛,周莲塘排行第三。

                上世纪40年代上海租界工部局的纳税人排名上,周莲塘之子周湘云名列第五。周家究竟拥有多少房地产,恐怕连周家人自己都搞不清。旧上海的里弄中,诸如宝庆里、恒庆里、福庆里、余庆里、吉庆坊、肇庆里等等,但凡带有“庆”字的都曾是周家产业。民国初年,“莲塘记”在租界的黄金地段拥有十几处里弄房地产。

                赚取地产 “第一桶金”

                周莲塘大哥周咏春,少年时到上海,在一家宁波人开设的钱庄当学徒。站稳脚跟后,周咏春把二弟周文涛带到上海创业。几年后,周咏春从上海远走汉口经商,先后当了汉口德商禅臣洋行的买办、汉口商会会长、宁波同乡会会长,声誉卓著。

                周咏春精通英语,周文涛到了上海,向大哥学习英语,掌握了几句“洋泾浜”英语后,就迫不及待地在外滩一带做起“挑打”的生意。所谓挑,就是肩挑着装有零星银圆和铜板的货担;所谓打,就是把二枚银圆拿在手里敲打,引起路人注意,“挑打”生意是钱庄开设的一项对外招揽生意的业务,周咏春此时已是钱庄主管。

                周咏春知道英语是上海滩创业不可或缺的利器。当周莲塘启蒙时,周咏春就想方设法,把三弟送进由洋人麦嘉蒂在宁波江北岸创办的“崇信义塾”读书,学习算术、音乐、英文。周莲塘从小聪明,不负众望,三四年后已成为宁波人眼里的“小洋人”。

                到上海不久,周莲塘先在英商老沙逊洋行任职,后来帮洋人买房置地出了名,于是周莲塘乘机拉起一支建筑队,在造房、修房过程中,逐渐成为上海滩知名包工头。周莲塘具有开拓创新精神,能够紧随潮流。在经营房地产期间,不与高手争锋,另辟蹊径稳中取胜。1875年,仅20几岁的他,是第一个以“莲塘记”之名向工部局注册成立房地产租赁公司的中国商人。他先是小打小闹地在泾北地区(即苏州河以北)以及南京东路和三洋径桥(即江西中路)、南京西路一带买入若干旧房地基。建房后,出售地段差的房子,留下地段好的房子,为打造他的房屋“租赁王国”作准备。

                成就周莲塘地产霸业的第一桶金来自一位赏识他的法国传教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洋教士腰缠万贯,因年迈把尚未脱手的三块“风水宝地”股份赠予周莲塘。正是有了这三处里弄的房产作保证,周莲塘身价百倍、名声大噪。在上海滩,甬人又十分注重乡情,钱庄之间互相通融,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凝聚力。他们见小老乡周莲塘有此长进,且周莲塘的大哥周咏春又是洋行买办、汉口商会会长,二哥周文涛也在汉口钱庄界声誉卓著,一些甬人钱庄便纷纷找上门来为其开户。有了钱庄的支持,周莲塘生意越发红火。

                丈夫去世妻子接管产业

                1890年,正值盛年的周莲塘,刚过完40大寿就因病去世,偌大的房产王国由周莲塘的妻子水春兰接管。周莲塘的大哥周咏春特地从武汉赶来,助弟媳一臂之力,使外人不敢欺侮周氏孤儿寡母,帮助弟媳水春兰度过接管“掌门人”的磨合期,稳定后才返回汉口。

                水春兰夫家与娘家同处西乡凤岙上宅水家村,其父亲是凤岙老街水镒茂粮油店的老板。周莲塘父亲是鄞西三代祖传名医,在水镒茂粮油店附近坐堂行医,两家门当户对,水春兰与周莲塘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水春兰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不工女红,粗通文墨。按家乡风俗,女孩子11岁时就要裹小脚,水春兰死活不肯。长大了,凡男人农田里干的活,她总要上去凑热闹,这种不安分的性格让见多识广的父亲忧虑。但这个女儿不简单,出嫁后成了治家的一把好手。

                周莲塘在世时,觉得水春兰处事谨慎、精明,十分有见解。遇到麻烦拿不定主意,就与她商量,助长了水春兰的“参政”欲望,也让她从中懂得了外面的行情。遇到有人上门与丈夫谈生意,她就躲在屏风后听着,听到不妥处就发出暗号,周莲塘急忙转移话题,绝不轻易“拍板”。待客人走后,再向夫人讨教。水春兰毫不含糊,经常能把周莲塘说得心悦诚服。

                周莲塘的撒手西去让水春兰痛不欲生,随后,她从幕后走到台前掌管周家事务。幸好丈夫手下的得力干将,都是周莲塘从老家鄞县招募而来,对水春兰忠心耿耿。水春兰从中挑出几个来委以重任,替她独当一面。当时,上海滩传房地产界有三个女中豪杰,周莲塘的夫人水春兰是其中之一。

                1908年,与周莲塘同庚的水春兰去世。灵堂设在牛庄路周府大院(后为清凉寺),前后几进院落几乎全成了灵堂。祭奠仪式后,出殡队伍浩浩荡荡,吹吹打打从南京路通过,直达十六铺码头。灵柩抬上开往宁波的3000吨级的“江天”号轮船,送往故乡鄞县,将水春兰安葬在丈夫周莲塘旁。

                水春兰长子周湘云接管家业时,周家已拥有价值500万元的家产,成为宁波旅沪人士中的著名富商。

                周家第二代掌门人

                水春兰去世,遗产由两个儿子分管。周湘云身为长子,周家第二代掌门人非他莫属。

                周湘云谨慎守成,千载难逢地遇上了上海租界地皮价格飙升……辛亥革命前后,上海租界人口大增,房地产价格随之大涨。1924年的江浙之战,难民纷纷逃入租界,引起租界地价大涨。抗战期间更是如此,不仅江浙一带的难民,就连北京、天津的富户,包括清末和北洋军阀时期的官僚、富户,以及北方的各大银行、各大企业机构,无不拼命往租界挤,把上海的房地产“炒”得很是火爆。

                周湘云生活简朴,穿的是一领蓝布长衫,船型老式布鞋,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教书先生,吃的是家常便菜,冰箱里放的是泥螺、臭豆腐、臭冬瓜。夫人施彤昭是施肇基(中国近代著名外交家)的侄女,也是省吃俭用,连肥皂头都舍不得扔掉,泡成肥皂水在洗衣服的时候使用。

                周湘云的住宅却是非常讲究。青海路44号住宅是一处极其新潮的豪宅,虽然豪宅周边的空间现已大大缩水,但当年的风貌犹存,被当地居民称之为“小白楼”。

                周湘云还曾花几万两银子捐了个“上海即补道”,捐官后认识了不少名流。政治上他是个保守派,生活中还是个古董收藏大家。

                周湘云的藏品在上海乃至全国都算得上是一大家,只不过他在收藏界的名声常被他在房地产界的名声遮盖。他与一些清王室亲王、贝勒及官宦颇有交情,这对他的收藏事业极为有利。他收藏有数百件青铜器、字画以及瓷器、田黄石章、古碑拓帖等。收藏的青铜器中有很多是阮云台(元)、曹秋舫(载奎)、吴平斋(云)的旧藏,如西周器齐侯罍,原为曹秋舫旧藏,后归吴平斋。吴筑“抱罍轩”收藏此器,何绍基为之书匾额。后来吴氏又获得一只,故改其居曰“两罍轩”,仍由何绍基题匾。周湘云花了两万两银子从吴平斋手中买下一只,一时传为豪举。另有阮云台的“家庙四壁”,均为收藏有序的青铜器精品。周湘云收藏了数枚珍贵的田黄石。其中,由朵云轩上门收购的一尊田黄罗汉非常珍贵。周湘云还出2000块银圆请了晚清民初中国著名的篆刻大师张楫如先生为他刻扇骨一把,上书钟鼎文。收藏中最负盛名的是虞世南的《汝南公主墓志铭》、怀素的《苦笋帖》、米芾的《向太后挽辞》、米友仁的《潇湘图》、赵子固手卷、赵孟頫手卷、董其昌临《淳化阁帖》10卷等,多为当年两江总督端方的旧藏。碑帖收藏方面,则几乎全是端方的旧藏。古画则有黄公望的《富春大岭》残卷、王蒙的《春山读书图》、文徵明的《湘君夫人图》等,至于石涛、冬心、新罗等之作,更是难以计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这些藏品大多献给国家博物馆。周湘云将藏品散尽后,家中曾保留有一本他自编的藏品目录,不但记述了藏品的名称及流转经过,更重要的是记述了他如何购得这些古物的经过及所付出的代价。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上海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还看到过这本手写目录。

                1943年周湘云去世,留下一子三女,儿子周昌善继承了父亲的遗产;大女儿周亦珍嫁苏州洞庭山人沈延林,也是上海滩房地产巨商;二女儿周亦瑛嫁宁波人王逢年(正锡),也是富家子弟;三女儿周亦玲此时尚待字闺中。

                周家二公子周纯卿(1881—1945)与其兄性情大不相同,喜欢赶时髦。诸如汽车、游艇、跑马样样都精。洋人每年去青洋港赛艇,他一买就是两艘,一艘取名“追虹”用于赛艇,一艘取名“飞虹”用于郊游。每年赛季,他邀请亲朋好友数十人登上“飞虹”为他去助阵。周纯卿驾驶着“追虹”号赛艇像脱缰的野马,还不时开足马力绕着“飞虹”游艇游走,与游艇擦肩而过,惹得亲朋好友一阵尖叫。

                周纯卿对汽车情有独钟。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上海成为中国第一座有汽车行驶的城市,当时只有两辆汽车,有个英国医生叫帕克,拥有其中一辆,因要回国,便将他的汽车转卖给了周纯卿。周纯卿买下这辆车后,就到上海工部局申请牌照,但工部局难以确定汽车归类,决定将这辆车暂时归在马车项目下,从轻征税,每月只付银洋2元。到1911年,上海工部局决定给汽车发放牌照,并规定从1号到500号为私家车,每季度缴税金15两白银。章程公布后,周纯卿捷足先登,取得了“001”号车牌。

                抗战初期,周纯卿斥资500万元买下南京东路西藏路口的一大块地皮,这是块黄金地段中的黄金地段。1932年,香港商人蔡昌,欲以800万元从周纯卿手中收购,开办他的大新公司。周家不卖,蔡昌又要求周家以地皮入股共同开发,仍遭拒绝,蔡昌不得已退居其次,与周家地皮对面的地产商程谨轩之子程霖生合作,让程霖生以地皮入股投资大新公司。后又有人出价1000万元,周家还是不卖。后来,周家在留下的这块地上建造了里弄住宅大庆里。大庆里在中国最繁华的上海,整整竖立了70多年。

                周纯卿还有一个“避暑山庄”在华山路,占地40亩,人称周家花园,也称“纯庐”。园中花木四季缤纷,亭台楼榭,小桥流水,美不胜收。每年夏天周纯卿一家来此避暑。

                1945年,周纯卿去世。

                惠及山民千家万户

                发迹后的周湘云曾在老家凤岙上街头大兴土木,新建的周家大院,一排二层木结构楼房高大宽敞,花窗、八角门仿园林建筑,石刻、木雕尽出名家之手,规模之大、设计之豪华在鄞西无人可比。

                如今周家大院已成为村里的公产,村委会设立在周家大院长达40余年,又是村民红白喜事、开会娱乐的活动场所。每逢农历十二月,凤岙年糕作坊便会在周家大院开张,附近村民挑箩挟担川流不息。逢年过节,在其屋前院子搭台做戏,可供千余人立足观看。如今,这座建筑尚存4间平屋。水春兰的娘家建筑至今完好无损,只是产权已归他人。

                1937年,其时周湘云已去世,后裔都在上海发展,凤岙老街水镒茂粮油店转让给“王升大”米号老板王兴儒(1864—1930),而原水镒茂粮油店的食油供应商、榨油厂老板正是王兴儒的亲家公。周湘云幼年在凤岙度过,与王兴儒是老相识。周湘云报效乡里有乃父之风,因“王升大”米号接了水镒茂粮油店的班,爱屋及乌与“王升大”米号第二代传人王阿林打了招呼,将母系亲属王志安安排在上海二马路(九江路)780号,开设年糕作坊,品牌是宁波凤岙“王升大年糕”,使凤岙老街的“王升大年糕”每年数以百吨直销上海市,让居住在上海的宁波老乡慕名前来争购,既照顾了“王升大”的生意又惠及了乡亲,还让自己的亲戚当上了老板,一举三得,不亦善乎!

                周湘云名下的维修队、建筑队每年使用的脚手架所需要的大批毛竹,都是从凤岙采购,紧随其来的还有大量的泥工、篾工,为周家打过工的不下千余人。那些篾工忙时打簸箕、编竹架,为周湘云负责的建筑工程出力;闲时编竹篮、扎扫帚、拗竹椅,为市民服务赚外快。头脑灵活的还留在上海开爿竹器店,真可谓,惠及凤岙十八岙及周边山民千家万户。其德其行,不亦善乎!

               
               
              原标题:
              编辑:施嘉浩
              来源:鄞州新闻网 22-01-07 11:14
              纠错:1481280278@qq.com   
               
               
               
              •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
              • 平安鄞州
              • 宁波,常有新变化

               
              新时代基层人大代表履职能力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人大代表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主体,是代表人民行...
              关于推进清廉村居建设的 实践和思考
              以党史学习教育成果 推动司法为民
              加速构建“热带雨林式”创新生态 提升鄞州核心竞争力
              集聚各类科技资源服务小微企业 宁波日报头版点赞中物科技园
              如何解决科技成果向小微企业转移转化的“最后一公...
              人民日报关注!这个社区的志愿服务有何特别?
              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焦鄞州社区“微改造”
              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微心愿”
               
               
               
               
              联系我们 | 地址:宁波市鄞州区麦德龙路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7666666  Email:yzhnews@sina.cn
              主管: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鄞州区融媒体中心
              法律顾问: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顾军贤律师 地址: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55716116
              Copyright(C) 2005-2012 www.palletra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6]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
              日韩丝袜欧美人妻制服